二月的生活纪实

2010.02.28
二月份就这么过完了,它匆匆地来匆匆地走,带来了欢乐又带来了悲伤。
谁叫它只有短短的28天,还不润个29天。该死,人设的道具设定都不知道完不完的成……

二月份基本就泡在茶叶的人设上了,从蓝铅到黑铅,从裸体到往上增加衣物。每一张人设都拷贝四边以上。好害怕人设流产。不过正如那号召大家的邮件一样,大家会互相帮助,共同讨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!人设三视图拿给希改了又改,我的结构真是渣!大年三十晚上弄完了彩色的三视图,没有鼠标,滑鼠剪切,画到凌晨两点,放弃看春晚的直播。不过三十的中午和希通了电话。可能还没起来吧,听起来声音有些倦意。不过能跟希通上电话真高兴呢!其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感谢的话加油的话,到最后说没说出口都不记得了。画完人设发现大家在语音聊天,也参了一脚,哈哈哈哈哈哈哈,结果四点才睡的觉。然后的日子就是基本住在公公家霸占老妹的板子,赶人设!其实我想回家住,年后应该只回家住过三天吧,都不记得了。直到来景德镇的前一天为了整理东西,才回家住。那天和妈妈约好晚上去茶楼吃焗饭,人设画到六点半才想起来过时间了,这才从外公家冲出来坐上出租车就冲到妈妈那边。晚上舅舅开车把我连带着我那堆画画工具从外公家送回自己家,我才结束了寒假的寄宿生活。
过小年的那天我失态了,前一天答应了爷爷奶奶去他家过小年的,其实本来是还蛮期待的,一定有自己喜欢吃的珍珠圆子,弟弟和婶婶也回在的。晚上画画画到三点才睡,早上自然醒不过来。妈妈在床边大喊大叫要我起床,我头痛的很,但也没说不去。妈妈就开始骂我,骂我不守时什么的,我就哭了,妈妈甩了门就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在家,眼看吃饭的时间就要到了,爬起身,擦干眼泪就去了奶奶家。可是无论如何都调整不好自己,到了他们家看到了爸爸另外的孩子。我站在门口愣了愣,好想拔腿就跑,可是后来还是进门了。眼睛还是肿的充满泪水,我听到那孩子说:“姐姐的脸为什么是红的。”大人们开始叫她不要乱说话。我一个人蹲在电视机前面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掉。并不是讨厌这个孩子说什么,这么大的孩子即便是陌生人的小孩也会这样说,这并没有什么。本该这么劝慰自己,可是却哭的更加难过了。 为什么自己那么脆弱,是不愿意原谅自己,还是不愿意原谅别人?我冲到阳台外面打电话对着妈妈大吼大叫“你把我弄到这边来干什么,清时吧早把别人叫起来,叫到这边来干什么!”边哭边叫,早上本来就没吃早饭,又哭又叫,体力又透支。爷爷奶奶婶婶和爸爸都看着没办法。爸爸说:“你都二十岁的人了,怎么一点都不懂事!”我当时哭着没有回答:“我只说我想回家,爸爸来拉我,我推开他的手,那个孩子看见这样,就过来用她毫无攻击力的手打我。我想回家,我想回家,我想回家,我想回家……我一直念着,我那儿都不去,就是想回家。爸爸说送我,我不要,婶婶说送我,我也不要。婶婶最后还是把我送到我家楼底下才走的。我想他们都以为我是听不惯那孩子的话才哭的,其实不是。那孩子我只是当成陌生人的孩子说些什么我也不会在意的。没有必要在意的。我为什么会哭,为什么会哭……
我只想回家。

然后,平静的度过了三十。边画人设边等待开学。
开学的那天,接同学来九江转车,由于早上六点左右到的。他到我家得时候,问了句:“你爸爸还没醒吗?”我说:“他不和我们住一起……”
“啊?”
“我爸妈离婚了……”
“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“没事……”

即便七岁时,能相当镇定的回应别人的问话。即便十四岁的时候,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接受了一个现实。即便十六岁时能那样镇定的回答七岁孩子的问话,活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不面对那样尴尬的问话,我要解释一辈子吗?也许有的时候我更愿意更希望有些人能问吧。我也愿意讲给别人听,因为很少的人会问,也就很少的人会去听。占用别人的时间来听你讲故事本来就是很不公平的。浪费了许多可以抱怨上天的时间,去画画,去证明什么……我。还在幽怨着一些东西吧。明知道一些话说了,别人不高兴,自己更痛苦,但还是要说出来。不肯原谅别人是因为不肯原谅自己。学会去面对什么的这种话真是太讨厌了!

我这样的人应该要习惯诸如此类的问话吧,不想给别人带来困扰,也不想给自己留伤心的余地。即便
我习惯的好多问题都是伤疤,笑着去揭开伤疤,就会感觉不痛的。
这样的我还有什么用,现在依旧在哭的连声音都没有……
我想回家。

P.S老鼠退散!没有手绘板我举步维艰~
人设不要流产!哦,买糕!

题目 : 我們只是孩子。
博客分类 : 日记心得

Trackback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
留言
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搜索栏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